注册自动送28元体验金|引起了大量网民同仇敌忾的情绪

 新闻资讯     |      2019-09-18 07:57
注册自动送28元体验金|

  执笔:大砍刀江苏丰县女教师“绝笔信”事件,经过几次反转之后,又像之前的不少舆论热点事件一样,陷入“罗生门”的困境。该教师夫妻以“公开绝笔信”的激烈方式,短时间内引发全国舆论的高度关注。绝笔信中,女儿失明,自己维权受阻,带孩子上北京看病,却被当成上访者抓进派出所,还遭到派出所副所长的殴打等情节,引起了大量网民同仇敌忾的情绪,迅速形成一个全国性的舆论热点事件。

  该夫妻很快被平安找到,丰县通报调查情况,及绝笔信中提到的这起事件主要当事人,一名地方官员及派出所副所长先后公开发声,让这件事出现了第一次大反转。在他们的叙述中,女教师是一个“闹访者”形象,地方政府对她的处置是得当的,也没发现民警有殴打辱骂行为。很多网友对女教师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甚至有人给该夫妻发咒骂信息。随后女教师连续通过社交媒体发声,针对网民的质疑一一回应,列举出相关证据,证明自己并非不讲理的“闹访者”,是因为走投无路才以激烈的方式拼死一搏。她也确实遭到了派出所副所长的殴打,等等。再次反转。至此,事情成为一个典型的罗生门。虽然真相已经不可能得到百分之百的还原,但有几个重要事实是可以确定的。

  第一,教师女儿的眼睛确实受伤了。徐州市中心医院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显示:女孩左眼钝挫伤致左眼视神经损伤,左眼达到盲目4级,构成八级伤残。我们将心比心一下,如果自己孩子的眼睛意外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心情又会如何?面对孩子承受的无妄之灾,任何一个父母的心,都是极痛的。这个伤还是不可逆的,无论多少钱都弥补不了。所以,同情应该是这个社会对这个家庭的基本态度,咒骂这对夫妻是违背人性的,应该被谴责。第二,伤害并不是故意造成的,是其他同学无意之中的结果,没有任何主观恶意。客观而言,这种事在校园里并不罕见。那两位同学的家长,在刚开始也同意赔偿医疗费。各相关方没有特别令人愤慨或者令人寒心的行为。第三,无论是校方还是地方政府,都曾积极介入,希望推动解决问题。但对责任的认定,赔偿的额度,当事各方意见分歧较大,成为一个难以化解的技术性难题。从这件事本身来看,确实更适合通过司法途径来解决。据女教师声称,他们并不排斥司法途径,并花钱找过律师,但这个途径遇到了现实障碍,才使得她想通过信访渠道解决问题。为什么女教师的维权走到了今天这样的困境?为什么司法途径遇到了现实阻碍?为什么基层官员这么害怕民众上访?为什么基层官员也觉得委屈,甚至痛哭流涕?这件事本来与丰县地方政府并无直接关系,但现在为何演变成,女教师家庭与丰县地方政府之间的直接矛盾?这件事暴露出的不少问题,都值得我们深思。

  不少人想到了冯小刚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一个偶然性的事情,一个上访的女性,一群截访的地方官员,以充满戏剧性的形式,将信访制度的尴尬暴露出来。电影中不乏让人哭笑不得的情节。但现实中的“绝笔信”事件则沉重得多。如何化解这次的“罗生门”,我们还是回到事情本身。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一个孩子受了伤,要尽可能治好她的眼睛,如果还有希望的话。在这方面,地方政府和社会可以提供帮助。既然有这么多网民关注这件事,也应该把精力放在这个问题上,而不是只用于谴责某一方。现在这个孩子是最需要关注和帮助的,我们不能失焦了。至于赔偿分歧,我认为,司法途径仍然是最合适的方式。在这方面,丰县地方政府,还是教育部门应该提供支持。如果有谁要设置障碍,就应该对他追责。现在事情已经闹成这样,地方政府就不能怕麻烦,不能把工作重心只放在平息舆情上,而不是放在解决事情本身上。相信丰县基层官员之前做过很多工作,想解决问题。事情闹到今天这样,也是各种复杂因素导致的,女教师家庭在这个过程中也可能有过一些不恰当甚至不合规的做法。但我认为,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把这个遇到困难的家庭当成一个麻烦制造者,更不能把这个母亲当成罪犯抓起来。社会对他们的态度,也应怀着善意和温暖。如果再带着恶意去谴责咒骂他们,那是太残忍了。基本官员不容易,工作很辛苦,很多时候,要处理非常复杂的基层纠纷,对上承受着巨大压力,对下面对着民众的不信任。那位基层官员面对媒体时,痛哭流涕,在一定程度上应是真情流露,是长期被压抑的委屈释放出来。要化解基层工作的这个结构性问题,基层官员只能抓住一个最大的政治,就是如何更好地为人民服务,真正践行群众路线。

  我非常赞同中央编译局杨雪冬研究员的观点,他认为就减少乃至杜绝当下一些地方出现的以提高执行力为名的粗暴行政而言,必须从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入手,对人民真正心存敬畏和感谢。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服从要求、严格执行,只是讲政治的一种方式,但如果对上级负责与对人民负责出现矛盾,毫无疑问,首先要从“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防止和纠正什么”这样的高度来思考问题,摆正位置。我想,在“绝笔信”这件事上,丰县基层官员也应秉持这个原则来应对处理。